欢迎访问民办教育网

奥数班改名思维训练班 奥数市场热度不减

2014-05-30 11:37:00     作者:cxy    浏览

 日前,北京市教委推出多项治理奥数乱象的措施,痛下“杀手”,“封杀”奥数,这也让奥数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记者获悉,早在2004年,上海就对学校开设奥数班叫停,但直到如今,社会上的奥数班还是开得风生水起,只是顾虑于教育主管部门的“杀手”,不少奥数班“改头换面”,家长们则依然趋之若鹜,甚至小一新生也开始加入奥数大军。
    培训机构更换名目
   “思维训练”代替“奥数”
    在位于浦东张杨路上的一家奥数培训班,以家长身份前去咨询的记者并未能看到班级的实际情况。但工作人员表示,今年的奥数班报名人数和往常差不多。因为考试基本集中在上半年,暑期黄金档已经过去,目前的秋季档并不是报名的“热季”,但“也不愁没人报”,“如果要报名,我可以帮你预订,可能要等一等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原因是目前老师相对比较少。 
    有意思的是,在禁令不断的情况下,不少“奥数班”的名称被“改头换面”,变成了“科学实践实验班”、“数学思维训练”等等。记者在致电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“学而思”时,一位工作人员就特别声明:“我们不教奥数的,只是稍微深化一点的数学培训班,学比学校里更难一点的课。”
    但有家长表示,这些“思维训练”班其实上的也就是奥数课程,例题、习题几乎一样,只是形式上更加活泼生动了些。 对于之前教育部以及北京出台的各类“禁令”,一家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坦言:“老一套。基本对我们没影响。我们在北京的班一样开得好好的。有需求嘛,这个市场怎么可能说禁就禁。”
    据记者了解,目前在上海有各式各样的社会性奥数培训班,除了寒暑假里的假期班,还有平时双休日开设的日常班,报价从几百到数千元不等。有些家长还会为孩子请家教培训,以小时报价,一小时的价格从数十元到上百元。有些更“专业”的竞赛赛前突击班,一次性收费就高达千元。 
    越早训练越好?
    培训机构向家长“推销”有术
    “部分家长有各种错误认知,所以对孩子奥数方面的学习关心不够或是不知如何辅导。有的家长觉得小孩在校数学不好,孩子没有奥数的潜质。有的说小学不想让孩子太累,所以不学奥数。其实不然。”一位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向记者“推销”学习奥数的好处:对孩子升学有很大帮助,因为奥数是许多学校参考标准;学习奥数能有效锻炼孩子思维能力;奥数的学习对孩子的未来大有益处……
    今年刚升入小学一年级的小旭,就被父亲带着走了好几家培训机构,只为了寻找一家比较合适的奥数培训班。小旭的父亲表示,自己的同事朋友中不少小孩都被送去了奥数班,“有朋友跟我说小孩越早训练越好,容易上手,培养思维,对成绩很有帮助。”
    在一家“1对1”的奥数培训机构,记者看到,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,他们有“针对性”的奥数辅导的课程。如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是“兴趣培养阶段”,目的是培养兴趣。二年级的学生是为了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方式。
    而在这家培训机构的宣传中,三年级被称之为“不可小视的阶段”,因为此时“小升初的序幕开始慢慢拉开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从三年级起,孩子就要开始接触大量的奥数专题。到了四五年级,专题量会有所增加和深入,此时就是“技巧积累时期”。“一般小学四年级就要开始考试了,3月份的考试,到了五年级再考,小升初时证书就来不及拿出来了。” 
    竞赛证书不做招生依据?
    家长坚信奥数竞赛仍是择校砝码
    培训机构所说的3月份的考试,正是奥数的“考试月”。中环杯、走美杯、小机灵、希望杯被家长们称为奥数竞赛“四大杯”。而在家长们看来,能在这些比赛中拿到名次,就能成为日后择校的一大法宝。
    “上海的奥数竞赛还不止这些,还有春蕾杯、华罗庚杯和亚太杯。不同的学校看重的比赛不同。像华育比较看重中环杯和希望杯的证书,而虹口和杨浦的初中据说比较注重小机灵竞赛。”一位家长告诉记者,家长们平常在QQ群中都会讨论,这些就是有心人总结的“经验”。
    去年,上海市教委连续出“重拳”,义务教育招生明令不得以竞赛等证书为依据,不得收取简历、证书,不得考试,只能网上报名;同时又取消了英语“星级考”,遏制考证风。但依然还是有部分家长抱着这样的看法:有待观望,该学的还得继续学。甚至有家长认为,看证书反而是另一种公平。“对于我们这种没有关系没有钱的普通家长来说,想进好学校,能拼的只有小孩自己的能力了,那怎么证明小孩的能力?奥数比赛里取得好成绩,才有机会敲开名校的门。”
    一位民办初中的负责人则这样表示:“每年来报名的优秀孩子太多了。奥数之类的证书当然不是主要的标准,但能在奥数竞赛中脱颖而出,从某种意义上也说明小孩的能力。”
    三问奥数
    Q:奥数真是“洪水猛兽”?
    功利性目的让奥数变得可怕
    洪易霖是一名4岁孩子的父亲,他说自己就是一名奥数的受益者——大学时因为奥数他被保送进了大学,并在大学期间去了美国留学 (微博) ,现在在上海工作,孩子也在上海读幼儿园。“不谈被保送这件事,我依然觉得学奥数的经历对我思考的方式很有帮助。”他觉得,如果把送孩子去学奥数看作是每一位家长对孩子的潜在能力的挖掘,而非功利性的思考,那奥数并没有宣扬的那么可怕。
    据了解,在国外,奥数本是一项定位于对数学有突出兴趣的高中学生竞赛,但现在在中国,却像洪易霖所说的那样越来越“功利性”。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表示,在上世纪80年代,我国培养的首批参加国际奥数竞赛的高中学生被清华、北大等校免试录取。一些商家从中发现商机。于是,奥数班从高中延伸到初中、小学,最终成为“择校”的一大标准。以至于教育部门不得不开始了“封堵”之路。而这种一刀切的方式,又会让奥数本来在思维训练上的优势也同时被埋没。
    Q:奥数成绩好就一定是人才?
    必须改变扭曲的“成才链”价值观
    上海大学社会系教授胡申生认为,奥数热反映了众多家长不成熟的教育消费心态,进好大学必须进好的高中,进好的高中必须进好的中学。在这一“成材链”的指挥下,家长不会放弃任何对孩子进入好大学有利的环节。
    同样,学校也不会放弃以证书等评价学生的评价体系。这和全社会对人才唯文凭认同观分不开。要改变这一点,除了让优质教育更为均衡,还需要全社会改变对人才的评价观念。本市一所知名高中的校长告诉记者,奥赛热是从卷面分数来判断人才的表现,当社会只追求标准答案,那些本来没有框框的孩子也会越念越缺乏创造力。
    如果这个现实不从根本上扭转,这种奥数热还将继续下去,今天奥数取消了,明年可能还有其他比赛替代。
    Q:如何真正改变“疯狂”奥数?
    “办学均衡” 是奥数退烧真正良药
   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全国有2000多亿元份额的培训市场,80%是学科类培训,包括了中小学培训,其中就有奥数。
    在他看来,目前的叫停只是叫停了与升学挂钩的培训班。然而在市场上,明确宣布与入学挂钩的培训班本就占总体比例不多。也正因如此,全国到目前为止虽有相当多叫停奥数培训班的声音,但大部分是高调开场、低调收场,甚至越叫停越疯狂。“只有切实的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与改变中高考(微博)制度,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奥数市场的疯狂。”他表示,就如整治择校热最好的办法,是抓住源头,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一样,让奥数回归理性,也是让每个初中、小学办学质量均衡。
    熊丙奇认为,只有办好每所义务教育学校,出现在义务教育中的培训热、考证热,才可能真正降温,走向平静,在学生培养中发挥其应该发挥的作用。
    背景
    11年前开始“降温”,降到现在依然热
    今年学期开学前的8月28日,教育部网站挂出了含有30条内容的秋季开学“监管令”。主要内容包括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不得采取任何形式的考试、考核、测试选拔学生,禁止举办与入学挂钩的培训班,坚决制止“奥数”等各种学科竞赛、特长评级与学校录取相挂钩的行为,不得设置或变相设置重点班。
    早在2001年,教育部就发布禁令,规定“奥赛”成绩不得与招生挂钩。2009年10月,成都就出台五项禁令封杀奥数等学科竞赛,禁令中的一项就是各学校禁止以任何形式将“奥数”等学科竞赛成绩和“小升初”挂钩。2010年,教育部有关高考加分政策也进行了重大调整,规定国内奥数赛事只加分不能保送。
    而在上海,从2004年开始,上海市教委就要求全市小学不得开设奥数班。2005年,设立中小学生竞赛管理委员会统一管理各类竞赛,并规定不得在小学阶段举行学科竞赛活动,间接地对低幼奥数竞赛叫停。近年来,上海也每年都出台措施,针对升学招生中的证书现象严令禁止,阻止奥数等学科竞赛与义务教育的升学挂钩。
    虽然各项措施都在给奥数降温,但现状却是,奥数班还是热度不减。